<acronym id="lfgec"><optgroup id="lfgec"><sup id="lfgec"></sup></optgroup></acronym><th id="lfgec"><legend id="lfgec"></legend></th>

<div id="lfgec"></div>
  • <button id="lfgec"></button>
    <div id="lfgec"><strike id="lfgec"><u id="lfgec"></u></strike></div>

    <div id="lfgec"><strike id="lfgec"><kbd id="lfgec"></kbd></strike></div>
      <button id="lfgec"></button>

      <dl id="lfgec"><s id="lfgec"></s></dl>

      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9/5/27/20195271558949285825_455.mp4
       

      更多推荐

      导盲犬爱微:未来的日子请多指教

      大家好,我叫爱微,是一条正在服役的导盲犬。我今年3岁,是一个小女生。

      大约一个月前,我来到合肥。对于这座城市,我有些陌生,有点不知所措。可就在这几天,似乎我的到来,让这座城市激起了阵阵涟漪。

      图为合肥市第一批导盲犬。

      我肩负伟大使命

      简单说一下我的简历吧。

      我来自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接受过严格的训练。你可知道?我们导盲犬的淘汰率最高达80%,全国目前仅有200多只。

      有人问,究竟有多严格?

      在基地,我每天准点起床,练习规避高空障碍、绕障碍、过马路,规避高空障碍、绕障碍、过马路……

      枯燥、乏味、劳累、巨大的心里压力,常常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训导员妈妈告诉我,严苛的训练是为了以后成为视障人士的眼睛,保护他们的生命。全国目前有1700万视障人士,我们的珍贵堪比大熊猫呢。

      我突然意识到,我肩上的责任和伟大的使命。

      岳雷在弹奏钢琴时,导盲犬芬丽在一旁静静陪伴。

      最让我头疼的事

      4月23日,我陪着主人回到合肥。这里人行道复杂的路况,非机动车复杂的车流,一时让我措手不及。但最让我头疼的却不是这些,因为严格的训练早已让我形成了良好的业务素养,我在工作中是可以找到解决办法的。最让我不知所措的,是一次次地遭遇拒绝。

      记者陪同吕付一起来到公交车站等车。一辆134路公交车缓缓驶来。

      前几天,主人领着我去朋友家喝喜酒。我们很快便等来了一辆公交车,“爱微,找门!”主任发出指令。我顺利找到车门,可司机却怎么也不愿开门。最后是乘客们告诉司机,我是一条导盲犬,这才开了门。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主人经过很长时间的据理力争,最终才让我们上了车。

      吕付刚上车就听见司机和另一名乘客解释道,“能上,这是导盲犬,是能给她上车的。”司机边说边点头向有疑问的乘客示意。

      对于我来说,寻找安全的道路、带主人 安全出行是我的天职。可如何让陌生人接受我,不拒绝我,训导员妈妈没有教过,我能做的只有安静地听着,等待。

      看着主人瘦小的身躯为了我和陌生人争执,我很内疚。

      后来我们再次出行,在路口,一辆接着一辆的出租车从主人面前呼啸而过,任凭主人怎么招手也不肯停下。主人看不见,但我知道,他们都是立着绿色“空车”牌子的出租车。有几位司机师傅还朝着我们摇了摇手。有一辆车在我身边停下后,得知我是一条导盲犬后,依旧摇手开走了。

      岳雷领着芬丽站在路口等车。一辆一辆的出租车呼啸而过。

      我再次陷入了内疚和自责。

      我的存在难道不是为了让主人更方便地出行吗?城市里不是都有规定,导盲犬可以乘坐任何的交通工具吗?为何我们屡屡受挫?难道是我给主人带来了麻烦?

      未来请多多指教

      和我同期毕业的芬丽也回到了合肥,遭遇了与我类似的事。

      她的主人带着它去了一个特殊学校,听说是为了准备一场助残日的文艺演出。在学校门口,芬丽就被门卫师傅拦了下来。

      任凭芬丽的主人解释再多,门卫师傅也不愿放行。听芬丽后来描述给我听,它的主人从生气变成了沮丧,因为他觉得,连特殊学校都不让导盲犬进入,他今后在这座城市该如何生活?

      当然,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事情最终迎来了转机。

      主人再次领着我出门乘坐公交车。一辆134路公交车稳稳地停在我们面前。司机师傅笑脸相迎,还很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问我是不是导盲犬。上车后,还叮嘱主人找座位坐稳。

      我的心头涌上一股暖意,我知道,主人和我一样,因为我看到了她的笑容。

      最终,记者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在听完吕付的解释之后,同意爱微上车。整个打车过程大约经历了30分钟。

      我知道很多人都很关心我和主人的生活,也有很多陌生人对我们抱有善意,就算是曾经拒绝过我的人,也是因为不了解我。

      今天在这里,我想向所有的人重新介绍我自己。

      我是一条导盲犬,我接受过1-2年的专业训练。我不是宠物,我是工作犬。我性格温顺,智商高。我不会咬人,不乱叫,不随地大小便,绝对服从主人命令。我有专业的证件,全世界至今未发生过一起导盲犬伤人事件。

      如果你在路上见到我,请做到“四不,一问”:不抚摸,不呼唤,不拒绝,不喂食;询问盲人是否需要帮助。

      如果在公共场所,希望你们能够接纳我,也为我打开一扇门,给我多一些尊重和理解。

      以后的日子,请你多多指教!

      《帧像》|中国网中国故事工作室出品

      出品人/王晓辉 总监制/杨新华 监制/鲁楠

      编导/吴闻达 责编/赵超 摄像/高博 文稿/张梦怡 剪辑/史扬 骆贝贝

       
      晴天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