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8日至29日,二十国集团(G20)第十四次峰会在日本大阪举行。这是一次十分特殊的峰会,被称为自2009年伦敦峰会以来“最重要”的G20峰会,因为与会领导人不仅见证国际关系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世界贸易自由主义与保护主义的立场交锋,还将聚焦伊核协议前景、中东和东北亚局势等重大热点问题。峰会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中美元首会晤及中美关系走势,尤以中美贸易磋商能否有积极进展为最大悬念,在此问题上只能选择双赢,中国有实力和能力拒绝任何城下之盟。

G20大阪峰会是自去年12月初G20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后的首次中美元首会晤机遇。中美元首曾商定通过谈判结束贸易摩擦,但是,由于美国不断加码,导致双方在过去一年间经11轮磋商而未达成协议,反而因美国采取各种霸凌方式打压华为公司遏制中国高新技术崛起,使双边关系面临战略性、全局性和长期性的重新定位和角色选择。因此,大阪中美元首会晤分量自然超过G20峰会本身,会晤能否取得圆满成果,将决定G20大阪峰会质量、中美关系走势及世界经济前景。

观察家注意到,中美都对大阪元首会晤给予高度重视。本月1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集中讨论双边关系特别是经贸合作问题,均期待在大阪峰会期间进行深入沟通,克服阻碍两国关系发展的障碍。这是两国元首时隔半年后的首次通话,且未涉及其他多边或热点问题,足见双方对大阪会晤期待之高。24日起,中美贸易谈判团队保持密切沟通,为大阪会晤做有关经贸关系的前期准备。

然而,大阪会晤前夕美国依然保持高压态势,而中国也显示战略定力,正告美国不要奢望中国做出伤害自身核心利益的让步。26日,特朗普对媒体表示,过去几天美中就经贸问题交换了意见,双方可能在大阪达成协议,否则,他将对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额外关税。27日,中国外交部明确回应,“这吓唬不了中国人民。中国人不信邪、不怕压,从来不吃这一套。”

从当代中美关系历史经验看,美国试图通过施压而让中国屈服显然是一厢情愿。中美建交前,美国对中国实施几十年封锁和制裁,最终被迫选择接触与合作来重构双边关系。中美建交40年来,中国综合实力实现跨越式发展,中美经贸联系与国际合作深度交融,美国对中国的冷战式制裁与遏制越加没有意义,因为中国已具备更为强大的抗压家底和相持韧劲,庞大的内部市场以及与世界其他贸易体的密切联系,都有助于中国化解美国的单边制裁和无理施压。

从美国对外施压横向效果看,美国对中国的制裁与施压也注定失败。古巴、朝鲜、伊朗和俄罗斯等国家,其单一经济体量远远无法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相比,甚至仅相当于中国一个省的体量,但是,他们无一因美国高压与制裁而垮掉,也无一会对核心利益做出重大让步。

从美国内部的负面反应看,贸易摩擦已造成日益严重的内伤。加征关税抬高了美国企业和普通消费者的生产及生活成本,中国的精准反击已让特朗普阵营的传统票仓怨声四起,中国即将发布的“不可靠实体清单”,矛头直指迫于美国政府压力而对中资企业实施封锁、断供或其他歧视性行为的美国公司,并产生巨大震慑力,一旦实施必将对美国税收、就业和产业链形成严重冲击。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本月中旬开始的听证会已真切感受到后院起火,314名来自美国机电、纺织、服装鞋帽等企业代表中,居然有303人反对向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比例高达96%。听证会召开前,美国即有520家企业和141个贸易协会联名致信特朗普,敦促通过谈判解决美中贸易争端。可见,美国政府已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本月,特朗普开启竞选谋求连任,而美国的经济表现及预期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他是否梦想成真。俄罗斯《独立报》日前撰文称,随着与中国的冲突变成持久战,有人开始对美国当局所选择策略的正确性产生疑问,单靠加征关税取得“闪击战”胜利的希望已落空。过去一年,美国对华出口大幅度下降,对华贸易逆差却进一步增加,无论特朗普如何夸口国库增加了收入,这最终是美国纳税人的钱。多家大型高科技公司反对高关税,竞选活动的开始可能会增加这些问题的尖锐性。

5月10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曾强调,中国需要一个平等的、有尊严的合作协议,中国三个核心关切问题必须得到解决,即取消全部加征关税、贸易采购数字符合事实和改善贸易协议文本的平衡性。这一立场无疑向美国亮出中国解决贸易摩擦的底线与红线。

中美大阪元首会晤如能签署协议,那是双方利好,也让世界皆大欢喜。如果没有签署,天也塌不下来,因为时间在我。相反,急于求成而为竞选连任打拼的特朗普,手中筹码将越来越少,时间对他也越来越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