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2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就美方拟对约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举行了听证会。听证会期间,众多业界代表到场作证,他们向在场政府官员展示公司的各类产品,或举着告示板强调加征关税的危害,呼吁美国政府不要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 6月17日,在美国华盛顿,一支鱼竿上挂着抗议加征关税的标语。 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6月25日发表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托马斯·多尼伦的文章称,特朗普政府与中国竞争用错了工具,与其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不如加强美国自身。

文章称,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将持续进行下去。但是,特朗普政府在应对这场竞争时用错了工具,采用了让人联想起19世纪的贸易战战术,而不是制订一个让美国在21世纪保持世界经济和技术领导地位的战略。防御性保护主义无法应对中国的挑战,只有国内的复兴才能做到这一点。恢复美国的全球地位和重振经济将需要一个雄心勃勃的战略,而这一战略与其说只依赖于改变中国的行为,还不如说要依赖于让美国自己做好竞争的准备。

文章称,关税一直是一个糟糕的选择。政府的惩罚性措施充其量只会对中国的非核心政策产生影响,为美国公司增加一点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并略微减少贸易逆差。但与此同时,关税正在伤害着美国的企业、消费者和农民。关税正在疏远美国的盟友。分析家们警告说,关税正在增加全球衰退的风险。

文章认为,政府战略的缺陷在于该战略过于关注中国,而几乎完全不关注美国。该战略缺少的是国内的复兴。美国与其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还不如投资于加强美国自身的领域。

文章认为,正确的战略首先应该让科学和技术重回决策的核心。特朗普政府比美国现代历史上任何其他政府都更刻意地降低科学在政府中的地位。

文章称,这些做法是目光短浅的。长期以来,美国政府在开发新技术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从突破性的医学进步到iPhone手机使用的微芯片。

文章介绍,美国政府的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稳步下降。特朗普最近的预算提出削减数十亿美元的科学和医学研究经费。但美国要想赶上中国,就需要在研发的支持方面实现更大的飞跃。

文章认为,正如在政府推动下的太空竞赛促使美国科技发展的黄金时代到来一样,一个新的全国基础研究和发展计划可以重新确立美国在科技领域的领导地位。单靠自己,私营部门不太可能靠规模来实现创新,速度也达不到能与中国竞争的地步。

文章称,美国还应该加大对教育的长期投资。联邦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带来实际回报的投资上。正如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拉斐尔·里夫所写的,要想抵挡中国的技术优势,就必须保持美国的独特优势:“大量一流的大学在联邦政府的长期支持下开展先进的研究。”

文章还认为,如果美国想继续成为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投资和创新之地,它就需要改善基础设施。在艾森豪威尔担任总统期间,美国开始了庞大的公共建设工程,着手建设美国州际高速公路网。州际高速公路网带来了经济红利,从长期来看壮大了国家。如今,美国的公路、桥梁、隧道和机场状况不断恶化,可能会使许多成果付诸东流。

文章认为,美国早就应该实施21世纪的艾森豪威尔道路建设项目了,为高铁、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时代做好准备。文章称,就在特朗普政府竭力降低汽车和卡车效率的时候,中国正在力推电动汽车,鼓励司机购买电动汽车,建设支持电动汽车使用的电网。中国还开始设计基础设施,以便更好地服务于自动驾驶汽车,有可能加快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